??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白云可否随身带 刘荒田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9 0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/ 刘荒田

袁枚所著的《随园诗话》里有一则,道及他自己如何从“村童牧竖,一言一笑” 中吸取作诗的灵感,举了两个例子。一是:听到随园里的挑粪工,十月中,在梅树下喜滋滋地说:“有一身花矣。” 作了两句诗:“月映竹成千个字,霜高梅孕一身花。”另一是:他二月出门,送行的野僧说:“可惜园中梅花盛开,公带不去!”他也作了两句诗:“只怜香雪梅千树,不得随身带上船。”挑粪工和野僧不会写诗,但出其不意的发现令才子倾倒。

从十月严霜里满树的梅花到春天浩瀚的梅花信,都不能“随身带”,实在是亘古之憾。最大限度地缩小范围倒是可行的。陆凯的名作《赠范晔》:“折花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折一株梅花,托古色古香的快递哥送给故人。江南和位于陇西的陇头,两地距离遥远,彼时的保鲜技术未必过关,充其量是梅枝插在盛水的瓶子里,或以湿润物裹枝,一路小心保护,运抵时没枯死已算了不起,指望它展现江南春日漫山遍野的烂漫,则失之于无知。所以,只宜高来高去地品味诗意,而不胶着于技术细节。

还能随身带什么呢?

想起清人俞樾的《茶香室丛钞》有一则:余姚的杨某,带三四口大?,进四明山的过云岩,在云深处,一个劲用手把云往?里塞,满了就用纸密封,带到山下。和朋友喝酒时,把大?搬出,以针刺破封纸,一缕白云如线透出,袅袅而上,“须臾绕梁栋,已而蒸腾坐间,郁勃扑人面,无不引满大呼,谓绝奇也。”不过,这故事是作者从《绍兴府志》引来的,并非亲历。揆诸常识,温度和湿度一旦有变,云就消失。如果真的可行,追求环保或雅趣的一代代人早就把它做成大企业。

白云能否携带存疑,但2018年,有企业从秦岭海拔2600米以上的原始森林,以压缩机收集新鲜空气,然后过滤,灌装,在塑料瓶子上标明“秦岭森林富氧空气”,出售。据说买家相当踊跃,有的一买就是整箱,雾霾天特别畅销。这一新闻漏洞太多,没多少人上钩,两年过去了,“卖空气”行业不曾做大做强就是明证。如此说来,原汁原味的风景是带不走的。

想来想去,较为成功的“随身带”发生在刘邦的父母身上。儿子当皇帝以后,老两口搬进宫殿,享受顶级荣华富贵,但他们很不快乐。儿子问根由,原来他们舍不得从前一起生活的村民。于是皇帝在皇城里造了一模一样的村庄,有房舍、井台和槐树。父母日夕想念的全体乡亲父老也迁入,从此,父母过上从前的日子。这未尝不算釜底抽薪地解决,但人已老去,从前的拍肩膀换为跪拜,关系从本质上变了。亲密不可能存在了。最后,只剩下形式。

那么,能随身带什么呢?图像可以,直接的有现场写生,更加大量的是拍照,间接的有文字描写。不是没有遗憾,再逼真、再精美的照片,都难以曲尽其灵动的风韵,传递鲜活的现场感。二者的区别,一如塑料花和真花。文字则相反,多夸大其好处,让人羡慕不已,亲身领略之后却大为失望。

原来,人生的许多体验无从复制,更不能原封不动地“随身带”。

(图片来源均为新华社)

(本文刊于2020年7月26日解放日报朝花版)

体育新闻 | 热透新闻 | 星声星语 | 健康新闻 | 军事新闻 | 教育新闻 | 娱乐新闻 | 旅游新闻 | 时尚新闻 | 财经资讯 |

Power by DedeCms